云凯文化交流服务有限公司--起名算命,专业团队

公司地址:

电话:

E-Mail:

官方微信,欢迎加入

而不是为了一味获利而毁了这个地方

时间:2018-11-12 23:01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还有来交换住宿的游客提出,可以用竹编做二维码,为每一间老店写故事,扫码即可阅读到这些老店的传统文化。时至今日,当地的竹编二维码,已经成为小镇的特有景色。现场体验制作,扫码了解小镇文化,也成了游客最喜欢的项目。

为此,何培钧创办了“小镇文创股份有限公司”,提出了“以专长换住宿”的新思路,用“天空的院子”的盈余在竹山镇中心租了一栋四层小楼,装修一新,并把所有房间以“Idea换宿”的方式在网络上“销售”。这种不一样的概念一经推出,短短半年时间就吸引了600多位年轻人到竹山,来自新加坡、香港、大陆、法国、印度等世界各地的年轻人给竹山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客人出去玩,有何妈妈准备的幸福便当。饭盒是母子两人亲自去水里蛇窑挑的,再用竹山80多岁老阿婆的手做花布包裹起来。

■ 本报记者 李庆

民宿当平台,吸引年轻人“智力换住宿”

乐观的他并不想这么放弃自己的理想,于是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客户,打电话、发邮件、登门拜访,上各大论坛发帖子宣传。他甚至给当地文化局写信,讲述自己修复老宅的故事。

的确,这个离天空更近的地方,每一天的日升月落,每一场雨过天晴,都有着令人心醉的美景。

他们中有印度人跳印度舞、学美术的学生来小镇做环境美化、专业摄影师拍摄照片提供行销、大学生做出“竹山爱聊天老人的分布图”。换宿的第一年,为小镇文创换了12部免费的广告视频,免费设计了4部文创产品,免费架起2个互联网的网站。一年600多人次的换宿共同为小镇的发展出谋划策。

如今在网络上搜寻“竹山小镇”,从地图、竹编到纪录片,几乎全是这些外来年轻的创意想法。这种借力“外脑”的更大价值还在于,将当地产业制造与文创充分糅合,产生更大的溢价。现在民宿会用到的棉被、桌椅板凳、肥皂等等物品,都积极地在镇上寻找相应的产业,并大量使用。如此以来,民宿成为一个展示平台,当客人住店时,看到喜爱的物品,就能让他向当地店家购买。

大学毕业后,服完兵役的他前前后后跑了15家银行寻求贷款,收到的都是拒绝,终于在第16家借到1500多万新台币,买下了这块梦想的土地。彼时,从小梦想当建筑家的表哥也把医生的工作辞掉,兄弟俩决心一起上山修屋。

经过思考,他的做法是民宿的耗材都从当地采购,将当地生产、当地制造的思维纳入到民宿的经营中。比如,把小镇的竹炭变成民宿的肥皂,食材选用当地老米,装饰和灯具选用当地手工竹艺编织,床单被单都是当地80多岁老奶奶开的老店缝制的。

为了保持老宅百年前的风貌,何培钧采用了古法整修。然而,老宅年久失修,改造过程异常繁琐。但他觉得,人生就是要把最多的时间花在最困难的事上。如果大家都挑容易的事做,社会就很难进步。

缘起破败的三合院

他是何培钧,他用了12年的时间在竹山小镇做了三件事:第一是创办了一个民宿——天空的院子,第二是半年前成立了一家公司——小镇文创股份有限公司,第三是成立了竹青庭人文空间。这三个场域是结合了食、宿与教育学习的乡镇,何培钧称之为“在地美好生活产业”。

他,25岁时打造了台湾最美民宿;他,一个人撬动了10万人的大生意;他,让没落的小镇变成台湾著名文创村;他,没花一分钱便聚集了全球创意人才……

他们生产的产品,透过商业机制,由“天空的院子”买来提供客人使用,带动竹山的经济。何培钧告诉记者,从“天空的院子”到小镇文创,最终的目标就是希望让更多的年轻人觉得返乡不再是一条遥远的路,让乡村变成能够让年轻人的人生更加精彩、更有舞台的地方。

院子的早餐有金黄的地瓜粥、招牌酱笋、新鲜蔬菜,再搭上经典小菜,满满家的味道。

院子命运的转机来得颇为诗意,在尝试了各种有可能解决的办法后,环保音乐家马修连恩和他的乐团来到院子实地感受,他将“天空的院子”的纪录片放映给他们看,马修连恩惊叹,深山里竟然有位26岁的青年修好了百年古屋。随后乐团以此为灵感创作了同名音乐专辑《天空的院子》,后来这张专辑入围金曲奖,引来了媒体的争相报道。

然而,美好并不是一蹴而就,民宿开业的前几个月,收入无几,入不敷出,8千元(台币)的收入却要还6万元台币的贷款。很快,何培钧就收到了银行的查封通知,面临着巨大的压力。

越来越多竹山青年回乡创业

“天空的院子”成立12年了。

而不是为了一味获利而毁了这个地方

“如果我们能够引导每年有一两万人到这个地方来,让他们每个人在当地种一棵树,20年之后这个地方就会变成森林。”于是何培钧再次思考,怎样让台湾在发展的过程中成为下一代去学习的一种发展模式。“我要用商业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。”

“有了便当,人们走在小路上,看到阴凉的地方就可以席地而坐,感受大自然。我觉得这就是我想要表达的东西,很自然,就是天与地、简单的食物、怀旧的感觉,人们可以获得乡村人文的体验。”

何培钧萌生了要在时代发展中,留下这片印迹的念头。因此,他决定放下考研究所,跨校跨系旁听建筑学等相关科系。大三的时候,他将老屋的四张照片拿给系主任看,系主任让他先做SWOT分析,而何培钧则笑着对系主任说:“不用分析了,看起来就只有劣势和威胁。”为此他的系主任提醒道:“如果你真的将这座古屋修葺好,随着时间的推移,你要用什么方式去经营和保存传统文化呢?”

“每件事情你都要倒过来想,问题的背后都有一个漂亮的答案,你要拼命的去找答案,而不是去扩大问题是有多么严重。20人的团队在做的事,倒过来想,如果让更多的脑袋来帮20个人提出想法,那么,是不是发展想象的空间就变得更大。”何培钧说。

何培钧说:“如果我们所有的发展都是为了取悦游客,却没有考虑给当地环境带来的破坏和对居民生活质量的影响,这与当初守住老屋的美好愿望不是背道而驰了吗?”

餐厅吸引了众多游客,荒废客运站的成功便身证明了“越在地,就越国际”。

因为坚持,造就了台湾最美民宿

15年前,何培钧正读大二,爱好摄影的他独自骑机车到南头竹山镇游玩,偶然在山中发现一栋房龄约超过百年的破旧老屋。这是一个家族的祖厝,随着乡镇没落、人口外移,这里几乎只剩废墟。

竹山捧针事业第二代接班人林家宏,2年前回到家乡竹山,开始研发竹牙刷,选用马毛和猪毛做成的竹子牙刷,朴素、环保,解决了台湾人一年消费1亿支塑胶牙刷的问题。

院子成名之后,各国专业人士纷纷来小镇取经。香港、法国、日本,他们都想知道何培钧如何让小镇重生。

“竹山是我的第二个家乡。我的民宿赚到了钱,但没有任何产品跟当地有关系。耗材都在外面买,对当地的贡献完全没有。”于是,他提出“企业要把发展地,视为出生地。而不是为了一味获利而毁了这个地方,还完全不以为意。”

标签

版权所有,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,违者必究

精彩专题

服务电话(免长途费哦)

我们已准备好传统文化大餐 关注官方微信,获取更多资讯

标题:
问题详细:
联系方式:
暂不咨询 立即咨询